心理疏导

非理性抢购,你要警惕“稀缺陷阱”

转载自:浙江大学心理系

编者按

连日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思想家管子曾说:心安则国安,心治则国治。

科学防控疫情,既需要医学的手段,也需要心理学的方法。

浙江大学心理系拟刊发《保持积极心态,守护身心健康》系列短文,以飨读者。

同心协力,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我们与你在一起。



从人们正视这次的疫情开始,微信群里就经常会分享这样的资讯——“哪里能买到N95的口罩”。不止是N95的口罩,只要是口罩都遭到了人们的疯狂抢购,哪怕价格翻了几番也会很快被抢购一空。而随着上班时间的延后,部分地区的菜价也出现了上涨,表面上呈现出一种供不应求的状态。


无独有偶,31号晚,有新闻称“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网友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抢购,有网友戏称,连“双黄莲蓉月饼”都卖断了货。


虽然口罩能有效降低感染风险,我们真的需要抢购那么多口罩吗?我们又真的需要储存那么多食物吗?这可能是我们“以为的稀缺”导致的,而这种“稀缺”导致了稀缺到抢购再到稀缺的恶性循环。

u  警惕稀缺的假象

资源稀缺(resource scarcity)是影响人们消费行为的一种重要因素,它会导致人们去购买、消费稀缺或在未来将会稀缺的商品。近期,研究者将其定义为感觉或者观察到自己目前的资源水平和一个理想的资源水平之间的差距诚然,资源稀缺很多时候是客观存在的,但是人对于资源稀缺的感知是很容易被诱导的。很多时候,我们感到很稀缺的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稀缺。



在心理学的研究中,很多时候研究者们会采用一些方法来诱导实验的参与者认为一种商品或者一种资源是稀缺的。而现在我们遇见的很多问题,其实都与这些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处。我们在不知不觉间就被诱导了,过高地估计了稀缺程度。


1诱发人们对资源差异的思考。我们在微信群中看到其他人购买了大量的口罩或者储存了大量的食物,可能会引发我们对自身资源与他人资源差异的思考,进而高估了产品的稀缺性。


2提供资源衰退的线索。如今,我们常常会在各种社交媒介看到口罩或者蔬菜的稀缺信息,这给我们提供了资源衰退的线索,让我们更可能感到物资的稀缺。


这些信息都导致我们高估了商品的稀缺性,促使我们抢购大量溢价,甚至没用的商品,如抢盐、抢板蓝根等,不仅造成了自己的损失,同时也让真正需要物资的人不能及时获得这些物资。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客观地分析我们对物资的真正需求,将钱花到刀刃上,也将物资留给真正需要的人。



u  关注稀缺带来的心理威胁


些商品其实并不稀缺,但是有些商品却是真的稀缺,这时,我们可能会因为无法获得这些商品而陷入焦虑、恐慌、失控等负面情绪当中。


学者们认为,人们应对稀缺主要有两条途径。第一条途径就是直接尝试获取这种资源,消除自己的资源稀缺。但是,当人们发现无法获得或者很难获得这一资源时,就会丧失控制感,产生很多负面的心理状态。此时,人们就需要采用种种方式来恢复自己的控制感。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稀缺导致的心理威胁呢?我们在这里提出几个建议:



01 重新审视物资的真实需求


如心理学家对资源稀缺的定义,我们主观的理想资源水平会影响我们对资源稀缺的判断。好好想一想,自家会不会出门,要吃多少东西,不能缺了保险的口罩和活命的粮食,但也不必过分高估,平添自己的忧虑。


02 转移注意力


移注意力是应对心理问题简单有效的方法。正如之前的文章中提到的,不要过度关注相关信息,定时看微信,但不看微信群。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让自己过得充实起来,无暇关注物资的事情,也自然不会为资源稀缺感到焦虑。(当然,该买的还是要买的!)


03 多做带给你“控制感”的事

人们发现缺少某种重要资源时,他们会感觉到失去了对生活的控制,这种失控感会导致很多的消极结果。但大家不知道的是,控制感其实是可以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流窜”的。由于个别物资的稀缺导致的失控感,是能够通过在其他方面获得控制感弥补回来的,比如“考的全会,蒙的全对”或者玩游戏一直胜利等等,凡是那些能带来连续“成功“正反馈的活动,都会使人对生活有更高的控制感。


许多有大把时间待在家里的年轻人喜欢打游戏。但是在打游戏时必须注意一点——避免“容易输”的游戏。如果在其他领域体验到失控,如“局局翻车”、“把把点炮”,这些娱乐竞技上的连续失败,也会进一步导致我们在购买行为上的失控。因此,如果喜欢打游戏,也多玩些轻松简单的游戏,找回失去的控制感。(不提倡长时间打游戏哦!)


04 多运动

最后,我们还要呼吁大家即使待在家里也不要终日与床为伴,而要按一定的计划在家中运动。一方面通过达成自己的计划,增加自己对能控制生活的信心;另一方面,运动也有助于增强身体素质,抵抗病毒。



参考文献:

Christopher Cannon,Kelly Goldsmith)2018),A Self-Regulatory Model of Resource Scarcity,Journal of Consumer Psychology,29(1)/104–127



/刘嘉耀、田宇、钟建安

浙江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